首頁(yè) > 科技要聞 > 公司> 正文

AI模型火拼,科大訊飛選擇做“老實(shí)人”?

趙甜怡、郭佳哿 編輯:林炯佳 發(fā)布于:2024-06-27 22:01 PConline原創(chuàng )

“孫悟空的金箍棒和哈利波特的魔杖有什么不同點(diǎn)?”科大訊飛研究院院長(cháng)劉聰向星火大模型V4.0提出了這個(gè)有趣的問(wèn)題。

只見(jiàn)星火V4.0有條不紊地從材質(zhì)、功能、使用方式上給出答案。而在每條答案的后面都附上了一個(gè)旗幟形狀的小鏈接,點(diǎn)開(kāi)便是答案的原文,不同于其他模型,這次能追溯到原文,甚至圖片、視頻、音頻里的某段具體來(lái)源。

這就是科大訊飛首發(fā)的長(cháng)文本內容溯源功能。官方稱(chēng)最新的星火V4.0在8個(gè)國際主流測試集中均排名第一,并在文本生成、語(yǔ)言理解、知識問(wèn)答、邏輯推理、數學(xué)能力等方面實(shí)現對GPT-4 Turbo的整體超越。

今日在訊飛星火4.0發(fā)布會(huì )上,科大訊飛董事長(cháng)劉慶峰宣布訊飛星火大模型7大核心能力全面升級,以及在醫療、教育、商業(yè)等多個(gè)領(lǐng)域的技術(shù)落地,希望從通用人工智能邁向每個(gè)人的“AI助手”,這透露出了科大訊飛的未來(lái)決心,其實(shí)背后挑戰不少。

內容溯源功能香嗎

在發(fā)布會(huì )一開(kāi)始,劉慶峰首先拋出一組數據:從去年9月份正式上線(xiàn)至今,星火APP僅在安卓端的下載量就達到了1.31億次,在國內工具類(lèi)通用大模型App中排名第一。

科大訊飛并非AI長(cháng)文本功能的先發(fā)玩家,甚至可以說(shuō)如今長(cháng)文本已經(jīng)成為大模型的“標配”。

但在實(shí)際使用中,幻覺(jué)問(wèn)題卻逐漸凸顯。

AI在回答問(wèn)題時(shí),會(huì )出現“一本正經(jīng)地胡說(shuō)八道”的現象。但對于我們用戶(hù)來(lái)說(shuō),判斷AI準確度的成本又非常高。

如果要從整套哈利波特圖書(shū)中找到對魔杖的描述,大概能花掉一個(gè)人一整天的時(shí)間。而這對星火4.0模型來(lái)說(shuō),只需要幾秒鐘。答案和其出處一同生成。

更讓人驚喜的是,內容溯源的功能不僅適用于長(cháng)文本,還能夠應用在長(cháng)圖文、長(cháng)語(yǔ)音中,這無(wú)疑與其他AI搜索相比又拉開(kāi)了一個(gè)臺階。

而在A(yíng)I落地方面,科大訊飛也給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在科大訊飛最拿手的教育領(lǐng)域,訊飛星火V4.0對教育大模型進(jìn)行升級,并發(fā)布了星火智能批閱機,以及進(jìn)一步升級訊飛AI學(xué)習機兩款硬件。

其中,星火智能批閱機外形酷似打印機,通過(guò)大模型能力,可以對多學(xué)科、多題型作業(yè)進(jìn)行批改,甚至輸出講評課件。老師原先要90分鐘才能批改完的作業(yè),現在只要5分鐘就能完成。

而搭載了星火大模型的訊飛AI學(xué)習機,現在也能夠進(jìn)行1對1答疑輔導。

其實(shí),這樣“解放”家長(cháng)的功能,科大訊飛并不是首發(fā)。早在一個(gè)月前,GPT-4o的演示視頻中就有所提及,但直至今日,該功能仍然只停留在OpenAI的演示頁(yè)面上,而科大訊飛的學(xué)習機已經(jīng)在剛剛過(guò)去的618中成為文具電教行業(yè)的銷(xiāo)售額冠軍,提升了AI的滲透率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劉慶峰重點(diǎn)強調了“星火4.0模型是基于我們國產(chǎn)算力平臺訓練出來(lái)的,每一行代碼、每一個(gè)數據都是我們自己編寫(xiě)、自己清洗得出的!边@意味著(zhù),星火4.0 AI大模型是一個(gè)地道的“國貨”,技術(shù)完全自主可控。

凈利潤壓力劇增

在星火4.0發(fā)布之前,市場(chǎng)對科大訊飛的討論還停留在因Q1巨虧3億元,導致的對其盈利能力的質(zhì)疑上。

實(shí)際上,科大訊飛今年發(fā)出的兩份成績(jì)單都不算好看。2023年科大訊飛營(yíng)收196億元,同比增長(cháng)4.4%,歸母凈利潤6.57億元,但在扣除掉非經(jīng)常性損益的5.4億元(包括政府補助的4億元),其利潤率只有0.6%。

而今年Q1科大訊飛的盈利指標再次亮起紅燈,Q1凈虧損3億元,去年同期虧損0.58億元。

對此科大訊飛給出的原因和2023年凈利潤減少的原因基本一致:在通用人工智能認知大模型等方面投入導致。

大模型燒錢(qián)早已是行業(yè)共識。

Q1科大訊飛在大模型上新增投入約3億元;整體的研發(fā)費用就占營(yíng)業(yè)成本的37%。

“市值榜”指出,2023年,科大訊飛購置了17億元的服務(wù)器設備,原本賬面上余額不到3個(gè)億。雖然科大訊飛稱(chēng)未來(lái)在算力上的投入增幅相較于研發(fā)投入會(huì )更小。但按照年報中給的折舊年限,新增的17億每年至少要攤銷(xiāo)3億多。

持續性高強度投入的同時(shí),從2022年開(kāi)始,科大訊飛這兩年的營(yíng)收增速也開(kāi)始明顯放緩。

2019-2021年,科大訊飛的營(yíng)收增速大約在27%-40%之間,但在2022年營(yíng)收增速直接下滑到2.8%,盡管2023年業(yè)績(jì)有所回升,但4.4%的增速也絕對算不上好看。

而今年Q1,科大訊飛的應收賬款近120億元,是營(yíng)收的3.3倍。這與科大訊飛一直以來(lái)的大客戶(hù)主要集中在政府、大中型企業(yè)和金融機構息息相關(guān)。

收入增長(cháng)緩慢疊加成本壓力高企,讓科大訊飛的審計報告直接表示公司在持續經(jīng)營(yíng)能力上存在不確定性。

在高飽和投入之后,星火大模型的變現效果卻首先落在C端硬件上。

這場(chǎng)發(fā)布會(huì )幾乎2/3的時(shí)間都在強調疊加星火4.0在C端上的落地。其中就包括首款星火智能批閱機的發(fā)布。

財報數據也顯示,2023年星火加持的C端硬件GMV增長(cháng)超84%,開(kāi)放平臺收入增速達42%,開(kāi)放平臺及消費者業(yè)務(wù)已成為公司最大業(yè)務(wù)板塊。

這無(wú)疑是科大訊飛目前最大的護城河。

而在人工智能產(chǎn)業(yè),一向是一個(gè)體系對一個(gè)體系的競爭,一個(gè)生態(tài)對一個(gè)生態(tài)的競爭。

科大訊飛以智能語(yǔ)音技術(shù)起家,最先做好的業(yè)務(wù)是G端和B端,但想要真正撐起千億市值的目標,商業(yè)生態(tài)系統才是核心驅動(dòng)力。

教育、醫療、智能座艙……特別是最受消費者感知的AI學(xué)習機、辦公本、翻譯機等硬件在內,科大訊飛形成了多元化的智能硬件生態(tài)系統。

2022年11月30日,科大訊飛AI研究院副院長(cháng)劉權看到了OpenAI對外發(fā)布ChatGPT的消息。一個(gè)星期后,他交出了一份關(guān)于ChatGPT 100多頁(yè)的調研報告。在那場(chǎng)會(huì )議上,決定了科大訊飛要把資源All in大模型,也確定了“1+N+X”的發(fā)展戰略。

“1”是核心的底座,“N”是科大訊飛自有賽道的自有產(chǎn)品,“X”便是生態(tài)。

彼時(shí),訊飛研究院首席科學(xué)家魏思向劉慶峰下的保證書(shū),是要在半年到一年內追平ChatGPT。

這是一場(chǎng)沒(méi)有退路的賽跑。

大模型的技術(shù)迭代,即使相差三個(gè)月,就有可能造成與上一代產(chǎn)品之間的鴻溝。從2023年5月份發(fā)布星火大模型,短短一年內,星火就迭代了6次。

從這場(chǎng)發(fā)布會(huì ),科大訊飛展示了在C端生態(tài)上的無(wú)限可能。但在大模型這個(gè)戰場(chǎng)力,市場(chǎng)對于廠(chǎng)商的含金量從來(lái)不止于技術(shù)的創(chuàng )新,近一年來(lái),科大訊飛股價(jià)近乎腰斬。

截止6月27日收盤(pán),科大訊飛報43.14元/股,較去年的最高點(diǎn)81.9元/股下跌47%,想要回答資本市場(chǎng)對其能否撐起千億市值的疑問(wèn),科大訊飛還需要盡快賺錢(qián)來(lái)挽回投資者的信心。

最后一公里決勝局

在由ChatGPT掀起的大模型浪潮的這一年半時(shí)間里,不論是谷歌、騰訊這類(lèi)大廠(chǎng)巨頭,還是Anthropic這樣的獨角獸玩家,都在不斷集資、調動(dòng)資源,“重倉”AI。

然而,正如科大訊飛所面臨的現狀一樣,加大投入研發(fā)只是個(gè)開(kāi)場(chǎng),如何平衡投產(chǎn)比才是正片。

信仰scaling law原則的AI行業(yè)默認,模型的規模越大,性能越高。作為新一代技術(shù)浪潮的基底,市場(chǎng)有觀(guān)點(diǎn)認為,AI屬于實(shí)打實(shí)的規模經(jīng)濟。用戶(hù)越多,刺激技術(shù)迭代降低成本,占據更大市場(chǎng)。市場(chǎng)大,利潤就大,就能支撐更大規模的技術(shù)研發(fā),從而良性循環(huán)。

然而這一切的前提,是要有用戶(hù)。

目前在A(yíng)I的付費模式上,大部分廠(chǎng)商仍更愿意把目標客戶(hù)放在B端。但一個(gè)最現實(shí)的問(wèn)題是,PConline曾在A(yíng)I相關(guān)展會(huì )上了解到,許多企業(yè)還未使用AI的原因是性?xún)r(jià)比太低。

以AI客服為例,對于電商、教育、咨詢(xún)等行業(yè)的公司來(lái)說(shuō),雖然一個(gè)AI智能“客服”對線(xiàn)索轉化率的提升有著(zhù)顯著(zhù)的效果。但市場(chǎng)上的AI定制服務(wù)動(dòng)輒需要幾十萬(wàn)。并且,像手機卡一樣,每月只有定額流量,用完之后還要加購流量包。在這樣的價(jià)格下,不少中小型公司仍愿意使用人力資源。

在商業(yè)化需求的驅動(dòng)下,今年5月開(kāi)始,國內不少廠(chǎng)商開(kāi)始通過(guò)價(jià)格戰來(lái)?yè)屨际袌?chǎng)。阿里的通義千問(wèn)、百度文心一言等大廠(chǎng)宣布降價(jià)甚至免費開(kāi)放部分模型。

而近日,OpenAI宣布關(guān)停國內的API服務(wù),這一操作無(wú)疑是為國內廠(chǎng)商們拓展用戶(hù)又“添了把火”。消息放出24小時(shí)內,通義千問(wèn)、kimi、百川大模型、騰訊云等數家大模型廠(chǎng)商紛紛提供“絲滑遷移API”服務(wù),還推出遷移優(yōu)惠,希望吸引來(lái)這批被“脫鉤”的用戶(hù)。

從價(jià)格戰到“遷移API”,爭奪用戶(hù)的各種操作無(wú)一不展現著(zhù)大模型廠(chǎng)商的商業(yè)化焦慮。在今天的發(fā)布會(huì )最后,董事長(cháng)劉慶峰說(shuō)到,希望用更少的算力、更高的效率,打造企業(yè)專(zhuān)屬大模型,走完AI的最后一公里。

顯然,有這樣想法的廠(chǎng)商不在少數,對于“老實(shí)人”科大訊飛不僅需要踏實(shí)提升模型能力,做好軟硬件服務(wù),還需要在最后一公里上跑贏(yíng)玩家。究竟誰(shuí)能在競爭激烈的環(huán)境中勝出,PConline將繼續跟蹤。

趙甜怡、郭佳哿

網(wǎng)友評論

聚超值•精選

推薦 手機 筆記本 影像 硬件 家居 商用 企業(yè) 出行 未來(lái)
二維碼 回到頂部